艺界动态

第39届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3日如期开幕

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现场可以看出,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因为缺少深刻表现主旨正陷入一种创作的困境


邱黯雄参展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

    中国“艺术火车”正开进全球最大的艺术博览会——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一节节尘土飞扬的旧列车车厢里,车窗被当作了投影屏幕,展示着经艺术家特别处理的动态档案影像——中国川籍艺术家邱黯雄参展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这些天在巴塞尔吸引了众多参观者排队等候观看。

    已步入第39个年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于6月3日如期开幕,全球各地画廊,纷纷铆足力气往这一知名博览会里钻,令它的艺术新锐之气逐步衰退。如果没有中国、印度等非西方世界艺术家的作品,整个博览会几乎乏善可陈。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在对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进行报道之时,也把关注点停留在这些非西方国家的艺术家们的作品上。

  中国艺术备受关注

    邱黯雄参展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由一节老式的火车车厢组成,车厢外的24个投影仪将历史图像投射到了一扇扇车窗上,整件装置同时辅以实验性音频作品,影像与声音带领观众直面并不轻松的历史。现场不少参观者在装置作品前耐心地排队等候,以品味经过剪辑的东方神秘的历史与文化。邱黯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品呈现的不是记忆中的,而是被遗忘的。”就在他接受采访之时,等待欣赏作品的观众队伍越来越长。

    据入选此次博览会的北京U空间画廊主持人皮力介绍,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对于参展商的资格筛选非常严格,每年只在全球臻选300家画廊,且必须具有3年以上的经营历史。以往几年,韩国画廊的参展数量相对较多。而从2008年开始,巴塞尔组委会将中国入选画廊的数量增加到了4家。这也标志着国际艺术圈对中国艺术界抱有仔细解读的热情。

    参加此次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中国画廊除了北京U空间,还包括北京现在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能参展巴塞尔,标志着这部分画廊已通过了艺术领域内的国际认证,具备了世界专业画廊的运营操作能力,而非只是售卖艺术品的画商。U空间另外以仇晓飞的《弃物之塔》和宋琨的《昔珈》包装成“两位艺术家”项目出现在博览会上。两件作品表现了作者在面对城市迅速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心理反应,略带伤感回忆与困惑。

 

 

  当代艺术处境不容乐观

    在整个展厅中,类似邱黯雄的“火车作品”前出现的观众队伍并不多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西方现当代作品缺少深刻表现主旨而陷入了创作困境,更多的作品为达明·赫斯特之类西方当红艺术家们的新作品。虽然在博览会举行的同时萨奇画廊等也组织了一系列周边的卫星展来展出新锐艺术家的创作,但卫星展的作品显得参差不齐,更多的是一些小成本少深度的应景之作。

    但这类现象对曼哈顿的艺术顾问艾伦·施瓦兹曼(Allan Schwartzman)而言,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虽然较少出现新面孔,同时在高端艺术家那里又鲜有大作,整体水平较一致,但对买家来说,也多了深入了解选择购买展品的机会。去年就太过狂热了。开幕一个小时后,佳作均告售罄。”

    也有交易商抱怨说,拍卖价格飙升导致高质量作品短缺。而入选巴塞尔博览会的市场意义更是被无端高估了。事实上,艺术收藏家正积极培养经销商和艺术顾问间的关系,并惜售最好的作品。换言之,博览会是否真的代表世界艺术顶级水平还存有问题,缺少近几年的佳作,是不是意味着全球范围内现当代艺术已陷入“失语”。

    纽约pacewildenstein画廊苏珊邓恩说:“的确有紧迫感。现在的艺术博览会太多了,画廊往往为参展而疲于奔命,这必然会影响艺术家们的创作质量”。

    的确,现当代艺术处境不容乐观。今年的巴塞尔更是由于与欧锦杯在时间上撞车而不得不较往年提前一星期结束,以避免城市出现因接待游客而不堪重负。而一些美国买家则没有打道回府,他们还滞留在此等待月底举行的伦敦春季拍卖会。

    不过巴塞尔仍是一个当红明星们不愿错过的一次重要社交活动。包括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布拉莫维奇也在展位前流连。纽约MOMA、蓬皮杜中心等各美术馆管理层更是将活动列入重要日程。

    俄罗斯富翁阿布盯上了贾克梅蒂的雕塑。村上隆挑了洛杉矶艺术家朱利安浩波的青铜自塑像。而村上隆本人的作品则标价为1.5万美元。博览会成交量巨大,对外展示数小时后,不时有作品被贴上了表示已售的小红点。村上隆的佛像作品与邱黯雄的火车一同出现在了“艺术无极限”的板块中,村上隆作品最终以800万美元的价格被藏家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