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逸事

“拒画赠画”明善恶

吕凤子认为:“旧社会愈变愈丑恶,又谁能强人舍美而好丑呢?就因好美恶丑是人们的天性,所以美育才能实施可能。”这既是他的美育观,也是他的处世观,人生观。他一生爱憎分明,恶丑善美。

  1925年11月底,反动军阀孙传芳在南京正式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孙传芳性好渔色,金屋藏娇;还喜欢搜集名人字画,以充斯文。孙传芳手下有位马副官,早年曾向吕凤子索画不得,怀恨在心,发誓要将他收拾服贴。

  有一天,孙传芳和马副官路经裱画店,看见店内一幅呼之欲出的仕女图,不禁呆了眼,即要购买。店老板满脸挂笑,连连鞠躬:“长官大人,这幅画是顾客来装裱的,小人无权出售,请长官息怒。”

  马副官在旁乘机对孙传芳低语:“这幅仕女画是吕凤子画的,司令何不叫他画一幅。”“唔,我倒听说过吕凤子善画美人。马副官,你送200块大洋去,叫他画幅漂亮点的美人来。”孙传芳亮着嗓门吩咐道。

  马副官驱车赶往丹阳吕宅,得知吕凤子外出不在家,便回报孙传芳:“报告司令,吕凤子嫌钱太少,不肯画。别人说吕凤子擅长画仕女,但不易求得。”孙传芳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吼道:“这好办,你拿1000块大洋去,我不怕吕凤子高傲,1000元可以买一个活美人,难道还买不到他一个纸美人吗?”

  马副官没想到孙传芳如此慷慨,肚里一转念,我何不叫吕凤子画两幅,自己也顺便捞一幅呢?他驱车二次到吕宅,说明来意,出乎他意料的是,吕凤子居然一声不吭,将大洋收下了。

  两天后,吕凤子把1000大洋退给了孙传芳,并附纸托辞:“为了取悦于个人而画,极不自由,也极不愉快,因此也画不好。大洋璧还,乞恕不恭。孙总司令台鉴,凤子拜!”孙传芳气得七窍生烟,咬得牙齿格格作响,歇斯底里地骂道:“不识抬举的书呆子。”

  这就是孙传芳千金求画不得的故事。因为吕凤子不愿与之交往,与之为伍;更不肯屈服于反动军阀的淫威。可是,他却热忱地给毛泽东赠画,祝其健康长寿。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1940年,吕凤子以正则蜀校最高薪水每月5石米的报酬聘黄齐生为文史教授。黄齐生到正则蜀校后,常去重庆与中共董必武、王若飞(黄齐生外甥)等领导人和郭沫若、陶行知、黄炎培等民主人士接触,把所闻知的南北抗战形势和民主团结运动的新消息、新思想,向终年不出校门的凤先生转述。

  有一次,黄齐生转述所闻后,沉思道:“凤先生,延安是我国革命抗日司令部,宜有所慰问。”凤先生听了很感动:“我也在考虑这件事。黄先生,你说用什么慰问好呢?”“送点书画如何?”黄齐生提议。“好啊,叫仲谋弟(谢孝思)筹集一下。”吕凤子眼睛闪烁着,“我也绘几张画聊表心意。”

  于是,由谢孝思征集正则师生书画数百幅汇齐,由黄齐生交重庆八路军办事处,转交王若飞去延安分赠。广大师生通过参加这个活动,加深了对共产党和毛泽东的认识和感情。

  吕凤子亲画罗汉一尊,题《寿者像》赠毛泽东,意谓祝其健康长寿。1944年底,黄齐生携画赴延安,同行者有其老伴及侄孙黄晓庄、黄晓芬兄妹和正则学生汪承绪等。

  黄齐生一行抵达延安后,毛泽东亲自来到黄齐生的住处看望他们。“黄先生,欢迎你来延安。”毛泽东握着黄齐生的手,笑容满面。“毛主席,我给你带来了礼物。”黄齐生一边热情地招呼毛主席入座,一边拿出了吕凤子的作品《寿者像》。“这幅《寿者像》是正则艺专校长吕凤子送给你的。”毛泽东展开画幅,称赞不已:“这尊罗汉神气昂然,刚健婀娜,真是神来之笔。”

  随后,黄齐生又简要地向毛泽东介绍了吕凤子先生的情况和他在壁山办学的经过。毛泽东仔细地听着,时而点头赞许:“哦,吕凤子先生矢志办学,精神可嘉。他把眼光已投向了抗战胜利之后。是的,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提高,需要教育。黄先生,你替我转达问候,我还要叫志熊写一信向吕先生致谢。”两人谈了很久,很久。

  1946年3月,黄齐生返重庆,立即赶到壁山艺专探望吕凤子。两位先生久别重逢,倍感亲切。黄齐生拿出一条延安毛毯,交给吕凤子:“凤先生,这是毛主席托我带来送给你的。毛主席对你的画极为称赞。”吕凤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毛毯,动情地说:“受此厚礼,非常感谢,请黄先生再去延安时代我致谢毛主席。”之后,吕凤子一直把毛毯视为珍宝,不忍使用。


吕凤子

吕凤子(1886~1959), 中国现代中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原名浚、号凤子,早年画名江南凤,后改名凤先生。1886年7月7日生于江苏丹阳,1959年12月20日卒于南京。

  1925年11月底,反动军阀孙传芳在南京正式成立“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自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兼江苏总司令。孙传芳性好渔色,金屋藏娇;还喜欢搜集名人字画,以充斯文。孙传芳手下有位马副官,早年曾向吕凤子索画不得,怀恨在心,发誓要将他收拾服贴。

  有一天,孙传芳和马副官路经裱画店,看见店内一幅呼之欲出的仕女图,不禁呆了眼,即要购买。店老板满脸挂笑,连连鞠躬:“长官大人,这幅画是顾客来装裱的,小人无权出售,请长官息怒。”

  马副官在旁乘机对孙传芳低语:“这幅仕女画是吕凤子画的,司令何不叫他画一幅。”“唔,我倒听说过吕凤子善画美人。马副官,你送200块大洋去,叫他画幅漂亮点的美人来。”孙传芳亮着嗓门吩咐道。

  马副官驱车赶往丹阳吕宅,得知吕凤子外出不在家,便回报孙传芳:“报告司令,吕凤子嫌钱太少,不肯画。别人说吕凤子擅长画仕女,但不易求得。”孙传芳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吼道:“这好办,你拿1000块大洋去,我不怕吕凤子高傲,1000元可以买一个活美人,难道还买不到他一个纸美人吗?”

  马副官没想到孙传芳如此慷慨,肚里一转念,我何不叫吕凤子画两幅,自己也顺便捞一幅呢?他驱车二次到吕宅,说明来意,出乎他意料的是,吕凤子居然一声不吭,将大洋收下了。

  两天后,吕凤子把1000大洋退给了孙传芳,并附纸托辞:“为了取悦于个人而画,极不自由,也极不愉快,因此也画不好。大洋璧还,乞恕不恭。孙总司令台鉴,凤子拜!”孙传芳气得七窍生烟,咬得牙齿格格作响,歇斯底里地骂道:“不识抬举的书呆子。”

  这就是孙传芳千金求画不得的故事。因为吕凤子不愿与之交往,与之为伍;更不肯屈服于反动军阀的淫威。可是,他却热忱地给毛泽东赠画,祝其健康长寿。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1940年,吕凤子以正则蜀校最高薪水每月5石米的报酬聘黄齐生为文史教授。黄齐生到正则蜀校后,常去重庆与中共董必武、王若飞(黄齐生外甥)等领导人和郭沫若、陶行知、黄炎培等民主人士接触,把所闻知的南北抗战形势和民主团结运动的新消息、新思想,向终年不出校门的凤先生转述。

  有一次,黄齐生转述所闻后,沉思道:“凤先生,延安是我国革命抗日司令部,宜有所慰问。”凤先生听了很感动:“我也在考虑这件事。黄先生,你说用什么慰问好呢?”“送点书画如何?”黄齐生提议。“好啊,叫仲谋弟(谢孝思)筹集一下。”吕凤子眼睛闪烁着,“我也绘几张画聊表心意。”

  于是,由谢孝思征集正则师生书画数百幅汇齐,由黄齐生交重庆八路军办事处,转交王若飞去延安分赠。广大师生通过参加这个活动,加深了对共产党和毛泽东的认识和感情。

  吕凤子亲画罗汉一尊,题《寿者像》赠毛泽东,意谓祝其健康长寿。1944年底,黄齐生携画赴延安,同行者有其老伴及侄孙黄晓庄、黄晓芬兄妹和正则学生汪承绪等。

  黄齐生一行抵达延安后,毛泽东亲自来到黄齐生的住处看望他们。“黄先生,欢迎你来延安。”毛泽东握着黄齐生的手,笑容满面。“毛主席,我给你带来了礼物。”黄齐生一边热情地招呼毛主席入座,一边拿出了吕凤子的作品《寿者像》。“这幅《寿者像》是正则艺专校长吕凤子送给你的。”毛泽东展开画幅,称赞不已:“这尊罗汉神气昂然,刚健婀娜,真是神来之笔。”

  随后,黄齐生又简要地向毛泽东介绍了吕凤子先生的情况和他在壁山办学的经过。毛泽东仔细地听着,时而点头赞许:“哦,吕凤子先生矢志办学,精神可嘉。他把眼光已投向了抗战胜利之后。是的,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提高,需要教育。黄先生,你替我转达问候,我还要叫志熊写一信向吕先生致谢。”两人谈了很久,很久。

  1946年3月,黄齐生返重庆,立即赶到壁山艺专探望吕凤子。两位先生久别重逢,倍感亲切。黄齐生拿出一条延安毛毯,交给吕凤子:“凤先生,这是毛主席托我带来送给你的。毛主席对你的画极为称赞。”吕凤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毛毯,动情地说:“受此厚礼,非常感谢,请黄先生再去延安时代我致谢毛主席。”之后,吕凤子一直把毛毯视为珍宝,不忍使用。


吕凤子

吕凤子(1886~1959), 中国现代中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原名浚、号凤子,早年画名江南凤,后改名凤先生。1886年7月7日生于江苏丹阳,1959年12月20日卒于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