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界动态

作品无比珍贵

     艺术大盗们一次次地试图盗走达·芬奇那些价值连城的作品,这一次,是《抱银鼠的女人》。这一次,他们能得手吗?

    达·芬奇在30岁时,为一位名叫西西利亚·加利娜意的年轻女子画了一幅肖像画。她是一位米兰公爵的情妇。画中,她侧着脸,面庞柔美,带着似笑未笑的神秘,高雅迷漫。她手中所抱的银鼠,眼睛灵动。只有行家才知道,它长了7根胡须,由达·芬奇用左手画上去。也只有行家才知道,在二战时期,这幅16世纪的珍品,留下了纳粹肆意践踏的军靴印。

    因为比《蒙娜丽莎》早创作10多年,她又被称为“蒙娜丽莎的姐姐”。这一次,艺术大盗瞄准的正是这幅价值连城的大师之作——《抱银鼠的女人》,而且他们得手了。

    所幸,这只是一部电影的情节,《抱银鼠的女人》至今仍完好地悬挂于波兰克拉克的札托里斯基博物馆的墙上。《盗走达·芬奇》,这部来自波兰的商业大片,2008年5月在中国上映。这部电影在波兰曾上映长达三个多月,总计超过了34万人次的观众观看过,一度两周占据波兰票房首位,并由此再度掀起了达·芬奇热。

   几百年来,达·芬奇始终是个热门艺术家,在他身上有着许多未解之谜。而前两年,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场高温的达·芬奇热。《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维特鲁威人》,达·芬奇的这些作品里,真的藏有揭开上帝之谜的密码吗?种种神秘的推测和猜想,让达·芬奇的绘画像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难以揣度。即使抛开这些无法解开的悬疑之谜,这位文艺复兴绘画大师的每一幅作品也都是稀世珍宝。

  

    被盗的蒙娜丽莎与圣母像

    《盗走达·芬奇》并非凭空想象。事实上发生在1911年的《蒙娜丽莎》失窃案给了导演创作的灵感。“偷窃艺术品绝对是门大学问,更是门高超的艺术。我曾在报上读到关于1911年巴黎卢浮宫《蒙娜丽莎》遭窃的报道。”导演尤利斯·马休斯基说。

   那是一件震惊全世界的大案。盗画者是一位名叫文森特·贝鲁吉亚的意大利人,患有轻度精神病,出于爱国热情,他想方设法要把这幅无价之宝带回意大利。那时,卢浮宫正在内部整修,为了给所有的重量级名作配上防盗玻璃罩,博物馆招募了数名手艺高超的匠人,贝鲁吉亚就是其中之一。某天,他趁乱偷走《蒙娜丽莎》,放进长雨伞里,逃之夭夭。

    整整一天之后,工作人员才发现《蒙娜丽莎》丢失,举世震惊。法国警察展开了大范围的侦查,数千人被讯问。当时法国著名的先锋画家、诗人阿波里奈尔被当成是头号嫌疑犯,因为他曾扬言要烧掉卢浮宫。画家毕加索也被带到警察局盘问,因为他曾买过从博物馆偷出去的小塑像。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蒙娜丽莎》消失得无影无踪。1913年秋天,佛罗伦萨的一个古董商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以任何价格求购任何艺术品。不久后,他收到佩鲁吉阿的来信,声称自己拥有《蒙娜丽莎》。古董商回信表示自己愿意帮他把《蒙娜丽莎》卖给乌菲兹美术馆。当贝鲁吉亚带着《蒙娜丽莎》来到约定地点时,一大帮意大利警察正等着他。

    《蒙娜丽莎》被送回了巴黎。但许多专家认为,这次失而复得只是一场烟幕,真正的《蒙娜丽莎》已经被一位富有的收藏家重金收购,挂在卢浮宫内的只是一件赝品而已。导演尤利斯·马休斯基说:“当时报纸说,我们现在卢浮宫看到的名画,极有可能是出自天才之手的赝品。这句话给了我极其震撼的创作灵感。”由此,他在影片中玩起了赝品与真品的游戏。

    达·芬奇作品因其无比珍贵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始终是艺术大盗们眼中的终极目标。除了《蒙娜丽莎》,另一幅重要作品,估价6500万美元的《圣母玛利亚与亚恩温德》在2003年也不翼而飞。画中,圣母玛利亚膝上坐着年幼的耶稣,耶稣手上还拿着一个十字架形的卷线轴。200多年来,这幅创作于1501年的作品,始终放置在苏格兰邓弗里斯郡的德拉姆兰里戈城堡,为英国最富有的家族巴克卢公爵所收藏。此作品也是巴克卢公爵诸多艺术藏品中最昂贵的一件。

    两名男盗贼化妆成游客进入城堡,客气地请导游为他们介绍城堡中最珍贵的藏品——达·芬奇、伦勃朗和霍尔拜因的大作。在闭路电视监视死角的楼梯处,一名盗贼迅速锁住女导游的喉咙,另一个人掏出一把尖刀指着女导游,逼她直接带他俩进入挂有达·芬奇巨作的房间。两人敏捷地把《圣母玛利亚与亚恩温德》从墙上取下,丢下被反绑和堵上嘴的女导游,大摇大摆地走出城堡,钻进接应的汽车扬长而去。前后不过用了15分钟。

    美国FBI将《圣母玛利亚与亚恩温德》列入了世界十大最珍贵的失窃艺术品名单中。幸运的是,这幅与《蒙娜丽莎》齐名的稀世珍宝,在2007年10月终于被英国警方追回。

  有一种贼叫“雅贼”

    像尤利安(《盗走达·芬奇》的主角)、贝鲁吉亚这样的人,被世人称为艺术大盗。他们不同于一般的窃贼,他们通常只对艺术品下手。他们中的一些人是狂热的艺术爱好者。偷一幅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名画,的确是比银行盗窃显得更罗曼蒂克,也多少更具有想象力和人文色彩。所以他们被一次次搬上荧幕。

    看过《纵横四海》的观众,肯定对周润发和张国荣古堡盗画的情节印象深刻。这两位侠盗,配合默契、妙语连珠,风趣幽默,甚至还不忘很有情致地举杯庆祝。其潇洒和翩翩风度迷倒了大片粉丝。被他们盗了两次的那幅油画名为《女仆》,由法国画家保罗·德西雷·特鲁伊贝尔创作于1874年。由位于法国尼斯的朱尔斯·谢雷艺术博物馆所收藏,价值不菲。电影给这幅画配了一个感人的故事:画中的女子是画家的爱人,画完这幅画,他就去世了。

    在好莱坞大片《偷天陷阱》里,满头银发却风采依旧的肖恩·康纳利从天而降,偷走了名画《浴室中的示巴女王》。它由荷兰著名画家伦勃朗创作于1654年。

    在布鲁斯南主演的《天罗地网》里,这位狂野不羁的亿万富翁,也玩起了盗画的游戏。在精心策划之后,他趁乱将1 9世纪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一幅风景画从墙上取下,放进自己的皮包,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博物馆。两天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偷来的名画还了回去。这位艺术收藏者,似乎只是和博物馆开了个玩笑。

 

 

    所谓盗亦有道,电影里的艺术大盗们大多不是贪婪、良心泯灭之人。比如《盗走达·芬奇》的盗贼尤利安,通过偷梁换柱的办法,卖了赝品,又把真品完璧归赵。人们送给这样的艺术大盗一个好听的名字——雅贼。所谓雅贼,多是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他们懂得欣赏艺术品的价值,也爱惜艺术品,他们不唯利是图,有些人偷画并非为了卖画,而是为了私人收藏。

    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雅贼是一位名叫斯特凡·布雷特维泽的法国人。1995年至2001年间,斯特凡在奥地利、比利时、丹麦、法国、德国、荷兰和瑞士等欧洲国家的140家博物馆里偷走了239件珍贵艺术品,包括油画、雕像、织锦、银器、高脚杯、象牙雕刻以及书籍。其中不乏多件16世纪至17世纪的珍贵艺术作品和大师级的绝世精品。据估算,他偷窃的文物总价值高达10亿欧元。

    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世纪艺术大盗”的偷窃手段却极为简单,一点也不像电影中无所不能的大盗。他既不使用高科技手段,也无需多么精密的策划和布局。他通常选择保安比较松散的小博物馆下手,让女友为其放风,而他则顺手牵羊,把画从画框中切割下来,藏在夹克里带走。2001年的一天下午,斯特凡从瑞士一座博物馆里偷走了一个古老的狩猎号角。两天后他返回该馆,试图擦掉不慎留下的指纹时被人认出,落入法网。

    更不可思议的是,斯特凡从未出售过任何一件偷来的艺术品。他偷窃不为金钱,只为艺术。这位年轻人狂热地爱好艺术,自称“艺术品收藏家”,而且他只偷那些他感兴趣的艺术品。他说:“我喜欢艺术,对这些艺术杰作爱不释手,所以忍不住把它们收集起来藏在家中。”事实上,他的确对偷来的每件艺术品如数家珍,了解得非常细致。

    在庭审中,这位奇异的雅贼赢得了普遍的宽容和谅解,最后只被判处三年监禁。古人说“偷书不算偷”,西方民众对疯狂追求艺术的雅贼,同样也是恨不起来。无独有偶,那位盗取《蒙娜丽莎》的贝鲁吉亚也同样得到了轻判,意大利法庭考虑到他的爱国之心,只让他在狱中呆了不到一年。

  庞大的艺术品犯罪

    当然,绅士般的雅贼不过是艺术大盗中的少数派,大部分盗贼窃画的目的就是为了高价出售。比如盗取达·芬奇《圣母玛利亚与亚恩温德》的几位大盗。而且大部分的艺术盗窃案,也并非都像电影中所呈现的那样高科技作业和神不知鬼不觉,相当一部分的艺术窃案都非常简单粗暴。

    2008年2月,在瑞士发生了一起轰动世界的艺术品抢劫案。3名头戴滑雪面罩,身穿黑衣的劫匪在距离闭馆还有 30分钟时,闯入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用枪逼迫工作人员取来馆中最有价值的4幅名画,然后迅速驱车离开。仅仅3分钟,塞尚的《穿红背心的男孩》(1890年)、德加的《卢多维克·勒皮克和他的女儿》(1871年)、凡·高的《正在开花的栗树枝》(1890年)和莫奈的《在维特尼的罂粟花田》(1880年)通通落入贼手,总价值高达1.13亿欧元。这起毫无技术含量的艺术劫案,与普通的银行抢劫并无区别。

    除了达·芬奇,伦勃朗、卡拉瓦乔、塞尚、凡·高、莫奈、蒙克、毕加索等绘画大师的作品都是艺术大盗们的猎取目标。而这几位艺术家的作品也都有过被盗的经历。除了上面提到的作品,伦勃朗的《加利利海上的风暴》和《自画像》、卡拉瓦乔的《圣方济各、圣劳伦斯与耶稣诞生》、蒙克的《呐喊》、塞尚的《瓦兹河畔欧韦的风景》、凡·高的《斯海弗宁恩海滩》和《离开尼厄嫩教堂》,毕加索的《马头》和《玻璃杯和罐壶》都曾被盗,其中有些画至今仍石沉大海,不知所踪,有些画已经遭到无可挽回的毁坏。而在去年,莫奈的《迪耶普的海边悬崖》则第二次被偷。

    盗画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有一些富有的秘密收藏家存在。据统计,每年有总值达60亿美元的艺术品流入黑市,多年来在世界上形成了仅次于毒品和非法军火的第三大黑市交易。而艺术品盗窃案的破案率却不超过10%。为了调查日益庞大的艺术犯罪,2004年,美国FBI专门组建了一支对付艺术大盗的小组。在欧洲,许多国家则已在更早之时,对艺术盗窃案建立了较为全面的调查机构和法律起诉体系。

    “这些珍贵艺术品的消失,就好比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的消失。它不仅仅是一种钱财的盗窃,而且是一种文化盗窃,极其令人憎恶。”美国加德纳博物馆馆长安妮·豪尔说。这家博物馆曾发生了一起美国最大的艺术品盗窃案,包括伦勃朗《加利利海上的风暴》在内,价值3亿美元的珍贵油画被偷。